当前位置 首页 > 看资讯 > 最新资讯 > 正文
韩国年轻人考公比上哈佛还难
发布:管理员 时间:2022/3/13 阅读:659 次

对韩国年轻人来说,在没能进入三星和公务员队伍前,考试永不结束。

离韩国首尔市中心20分钟车程的鹭梁津,一年四季都热闹非凡。外国游客们喜欢此处的海鲜市场,而韩国年轻人永生难忘这里的考试培训。无论是忙着公务员考试的“考公一族”,还是准备去三星、LG等大财阀企业的“三星预备役”。

鹭梁津大大小小的培训方提供 “公务员套餐”“三星套餐”等一站式培训服务,虽不能保证每个人都捧上“铁饭碗”,但不妨碍一波波的年轻人趋之若鹜。在鹭梁津呆了三四年,还考不上理想岗位的,大有人在。

一位29岁的年轻人回忆道:“这(鹭粱津)是个晦暗的地方”,他本人备考了4年,失败了数次后才考上,成为一个基层公务员。

为了考上名牌大学疯狂补习,为了考公务员、进大企业还要继续上补习班,各种名目的培训和考试让韩国年轻人喘不过气。

针对这种极端的“考试文化”,斯坦福大学社会学教授申基旭表示担忧:“韩国年轻人整天忙于应试,根本无暇进入真正的社会。”

考公比上哈佛还难

30岁的尹先生为了备考公务员,在韩国春节期间也没有回老家,他说:“春节很多餐馆都关门了,我只能买便利店的盒饭,有时连午饭都顾不上吃。”

鹭梁津的备考一族平均每天学习10小时以上,附近的便利店卖得最好的,就是功能性饮料和便宜的盒饭。

24岁的文艺雅(音译)毕业于韩国排名第一的首尔大学,拥有经济学和西班牙语双学位,但她毕业后还没找到工作,和韩国大部分名牌大学毕业生一样,她想通过考试进入三星。

在韩国,不管是考公还是进大公司,都要参加培训班。平时除了去培训班上课,这些备考一族就住在鹭梁津附近的“老破小”里。这类专为考生准备的房间一般不超过5平方米,只能放下一张单人床和一张书桌,卫生间、浴室和厨房是公用的,每月房租约4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099元)。

2017 年 2 月,时任总统候选人文访问鹭梁津的公务员培训机构 图源:韩联社

2017 年 2 月,时任总统候选人文访问鹭梁津的公务员培训机构 图源:韩联社

在NHK拍摄的纪录片《求生存的艰难岁月~韩国公务员考试实态》中,30岁的宋正彬3年参加了8次考试落榜,但不敢放弃。韩国公务员分1-9级,每年会有9级公务员考试和7级公务员考试,级数越高职位越低。

一般来说,韩语、英语和韩国史为公务员考试必考科目,此外还会根据职位不同有两个选考科目。

在备考的过程中,宋正彬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不吃早餐,7点便开始韩语的复习;8点半继续复习英语,10点半学习历史,直到中午12点才简单吃点午饭。下午继续专业科目的学习,直到傍晚6点才用餐。晚上7点,他又开始税法的学习。

为了学习时不犯困,宋正彬每顿饭都不敢吃太饱。晚上在自习室,宋正彬努力抑制自己的困意,不敢发出一点噪音,就连翻书也得控制频率和音量,因为周围的考生精神已经高度紧张,受不了一点的刺激。

直到深夜12点,宋正彬才算完成了自己一天的学习任务。

备考的环境如此艰苦,韩国公务员录取比例却非常残酷。

《洛杉矶时报》曾引用一组数据表示:“2019年,韩国20万人报考公务员,最终只录取了4953人,录取率只有2.4%,简直比哈佛大学还难考(4.95%)。

即便如此,每年还是有源源不断的年轻人趋之若鹜。

韩国统计厅发布的报告显示,2021年470.6万名毕业生(含辍学人员)中,未就业人员达154.8万名。也就是说,每3名毕业生或辍学人员中,就有1人未能就业。这些未就业的年轻人当中,超过3成都打算考公。

入职三星的选拔考试GSAT99同样以竞争激烈而闻名全韩,激烈程度不亚于韩国的高考。

GAST包括语言、数理、推理、视觉思考和职务常识等五大领域,共160道题,考试时间140分钟。曾经参加考试的考生表示,“常识部分不仅有韩国历史,还有唐朝和宋朝的中国史问题,且题量比想象中多,感觉很慌张。”

“三星、LG等大企业和中小企业在工资、工作条件等方面比其他企业好太多,因此进入大企业的竞争也很激烈。”《洛杉矶时报》表示。

四分之一年轻人失业

在公务员和三星考试激烈竞争背后,是韩国年轻人找不到工作的无奈。

2021年,韩国经济研究院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2020年,韩国约有四分之一的年轻人青年(15岁至29岁)体感失业,这个增幅为历年最高。青年体感失业率这一指标,是指失业者、短工且希望找到其他工作的求职者、因就业市场低迷暂时放弃求职的人员在全部青年中所占的比重。

新冠疫情让韩国就业市场形势进一步恶化。韩国央行的调查数据显示,451个韩国受访企业中,65.7%以上的企业表示将缩减、暂停或取消本年度招聘计划。十余家韩国大企业也表示,计划废除定期公开招聘制度,转而采取“随需随聘”的方式。

企业大规模裁员,年轻人找工作难,选择自主创业更加非易事。

根据韩国统计厅和相关业界的数据,仅2020年上半年,韩国个体工商户减少了13.8万家。创下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降幅。只有60%的新企业能撑过创业后的第一年,只有不到30%的企业能撑过创业后第五年。倒闭破产后,这些创业者大多还要背上一身债。

有利润空间的高端的产业基本由财阀把持。据韩国咨询公司Korea CXO Institute 2020年发布的报告,韩国64家家族财阀企业总销售额占到了韩国名义GDP的84%,但仅仅贡献了11.4%的就业岗位。

个体创业者被迫集中在低技术含量的行业,同质化严重。例如年轻人创业最爱,遍布韩国大街小巷的炸鸡店,平均寿命不到三年。

相比之下,公务员在韩国被称为“神一般的职业”,是无数年轻人憧憬的工作。在被问及“为什么选择公务员”时,受访者均表示,韩国的公务员收入可观、稳定,养老金制度完善,各种福利待遇齐全。

韩国公务员的工资整体处于中上等水平,与普通企业并无多大差距,还额外享有加班补贴、家庭补贴、伙食费、交通补助费等几十种津贴,年假也比一般企业员工多出6天。此外,韩国公务员退休后的福利远远高于普通人,平均每月可拿到2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1975元)的退休金,是一般企业退休人员的四倍。

对于大部分韩国普通年轻人来说,若进不了考不上公务员,也进不了三星这样的大企业,未来的人生基本到头了。

生为文科生,我很抱歉

就业环境如此,有些韩国年轻人干脆选择彻底躺平。

2021年6月的统计数据显示,约有58.3万韩国人彻底放弃了工作念头。在这当中,20至39岁的年轻人就占了27.3万。不少年轻人上了大学也不想找工作,直接在家啃老。

在连续考公失败、求职无望的情况下,33岁的张先生选择在家躺平,靠仁川老家父母的退休金生活。

年轻人也会不时在网络上发泄自己的无奈。

比如,人文社科专业的大学生以网络流行语“文歉”进行自嘲,文歉意为“生为文科生,我很抱歉”。在整体严峻的就业环境下,韩国文科生的就业率比理科生还要低很多,很多文科生被迫从事与专业无关的职业,甚至只能打临工。

韩国经济研究院2021年的调查也显示, 5成以上就业者在从事与专业无关的工作,这个比例在OECD的22个国家中居首位。

韩国网友还创造出“汤匙阶级论”。根据父母的经济状况和地位,将不同阶级分别称为金、银、铜和土汤匙。

金汤匙:家庭资产2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223.6万元)以上,或家庭年收入2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22.4万元)以上。

银汤匙:家庭资产1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11.8万元)以上,或家庭年收入8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48.9万元)以上。

铜汤匙:家庭资产5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05.9万元)以上,或家庭年收入55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3.7万元)以上。

土汤匙:家庭资产5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0.6万元)以上,或家庭年收入2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2.2万元)以上。

66.5%的韩国受访者认为,“含着金钥匙出生比后天努力更为重要”。

韩国经济研究院经济政策室长秋光浩分析认为,韩国青年的平均教育水平虽已达到了世界最高,但韩国的人力资源分配效率却远无法匹配教育水平。

看着年轻人们消极躺平,韩国政府也是操碎了心。2021年12月27日,韩国总统文在寅会见了三星、现代、SK、LG、POSCO等6大财阀掌门人,希望他们雇佣更多年轻人,培养更多人才。文在寅说:“希望你们成为年轻人的坚强后盾,不要让他们因为新冠肺炎而沦为失落的一代。”

作者: 来源:

文章内容版权声明

1、本网转载文字、图片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并且不以盈利为目的,转载稿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对于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所有人联系,如果本网所转载稿件的作者或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于文章转载发布时间起两周内使用用电子邮件(zexiaotong@163.com)通知本网,本网将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择校通”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择校通”所有,转载请署名“择校通”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